瑞士7000橡树公园景观

方案将“仅仅”植树这个简单的想法与新的区域铁路上火车的进出站相结合。从地下而来的车流和人流放缓了它们的脚步沿着曲折的线路蜿蜒而行,在植被茂密的地下提供了一种类似“漫游者”(flaneur)的体验。

1982年的卡塞尔文献展(KasselDocumenta)上,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作品7000棵橡树成为了艺术界的一个转折。艺术家通过非常简单的概念性的手法,成功地利用艺术语言和行为的力量,自此激起了人们对于环境问题日益增长的关注。这件事发生在1980年代,同样在这十年间,人们见证了地球上所有生物受到的暴力破坏急剧增加。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在努力培养自己的意识来逆转这一变化趋势,但是收效甚微。

关于他的艺术手法,最有趣的话题之一在于它与卡塞尔(Kassel)这个城市形成了一种真正的契约,该作品正是通过这种契约关系获得了它的全部力量。它的副标题也很重要:城市造林替代城市管理。关于它的探讨、争论以及为这个庞大的工程筹集资金的困难,导致它被视为政治议程上的一个重要时刻或关键点,这可能是该设计提案中最强有力的论据了。博伊斯从艺术家的立场和角度出发,预见到植物和动物(人类以外的生物)世界的存在作为城市肌理中会呼吸的、至关重要的必需品,将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和城市问题。

对此,人们还有另外一种观点:共存。我们依靠其他生物将大气中的空气转化为可呼吸的氧气,我们也可以把这些美丽的能够转化有机物的机器视为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同类与伙伴。

植物是谦逊的,时而壮丽、充满活力,它们的存在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相应地,我们的生活也是它们的一部分。法国植物学家弗朗西斯·哈雷(Francis Halle)曾广泛地讨论过树木的谦逊,它们是如此重要的存在,却不会对其他更小的、更弱势的生物表现出傲慢的态度。树木是平和的伙伴。

城市在动态变化和突变过程中不断更新,它们发展出一种更复杂的本质,而不仅仅是惰性材料和机械流体的组合。所有这些都是 “事物”和生命交织在一起的整体的一部分,它们相互作用,使城市肌理成为一个有张力的、对比鲜明的、令人兴奋的组织。在这种组织中,大部分人都享受着和睦相处的状态。

在日内瓦CEVA站的项目中,我们注入并拓展了这种多方面关系的思想。让·努维尔和埃里克·玛丽亚(Eric Maria)设计的新基础设施,作为重新定义日内瓦地区可达性的车站网络的一部分,和我们的方案相关联。火车在地下穿梭,人们上下匆忙,穿过基础设施的土壤层,会发现一个由138棵橡树和数百棵其他植物组成的生长环境。

方案将“仅仅”植树这个简单的想法与新的区域铁路上火车的进出站相结合。从地下而来的车流和人流放缓了它们的脚步沿着曲折的线路蜿蜒而行,在植被茂密的地下提供了一种类似“漫游者”(flaneur)的体验。这些微型生态系统位于特定的岛屿上,人们不一定能进入其中。不过他们在其他地方有足够的空间,他们可以在这些岛屿的边缘以及特定的城市家具上坐下来,愉快地休息和聊天。融合了时间、耐心和经验,这个地方将成为一个独特而美丽的生态系统。在这里,人、树、微生物、昆虫和其他植物和平共处。一些人仍将匆忙地坐扶梯到地下搭乘下一班火车,另一些人则会经年累月地在火车线路的红灯上方慢慢生活,在成长、讨论、观察中灵活地看待这个世界。

成套原图下载: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原创文章,作者:yuanline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anliner.com/2020/12/28/700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客服